小说:美食配美器,餐具很重要

「老饕评价大酒店的菜品要考量的多方面的品质:

1、厨子的刀功是否可以让食材的特性表达出来。鱿鱼花刀一定要每一个刀口都等宽等深;斜片刀要够薄,每片大小须一致。丝要切的细长,丁要切的见方。

2、烹饪的火候是否恰当。何时用文火,何时用武火,直接关系到食物的口感。

3、香料应用除了选材恰当之外,还一定要非常新鲜。胡椒必须现磨,罗勒一定要现切,因为这类挥发性的香料一旦放置一段时间就会挥发、氧化,损失风味。

4、成品不能放味精,不能淋亮火油。味精掩盖食物本身的鲜香;亮火油让菜品看上去滑润光亮,但是口感油腻。

其余的,餐具、灯光和食物的搭配是否能突出食品的品相,音乐和氛围是否契合,都可以影响用餐体验。

真苛刻。

老饕自然不会用大酒店的评价标准来评价路边摊。

好的路边摊,分量要大,食物要烫;啤酒够冰,辣椒够呛;上菜飞快,吆喝嘹亮!如果能碰巧撞上老板光着上半身,一边炒菜一边和老板娘吵架的场景,这顿饭算是买一送一,物超所值!

如此双重标准,只是因为我们对路边摊和大酒店抱有不同的期望。品大酒店体验风雅的气息,啖路边摊迷恋红尘的味道。」

——邱池

这天晚上公司年会,包下五星酒店顶楼自助餐厅。

赵逸兴的胳膊上挽着赵成缺一起出席。

同事见到他很热情:“赵工,你女儿长这么大了,亭亭玉立的,和爸爸长这么像啊!”

逸兴客气的和他们寒暄。

成缺则被装修吸引:光洁发亮的大理石地板,过道上方垂下一列水晶灯,光芒经过水晶球的折射,把每个吊坠都照的亮晶晶的,搭配嵌入房顶的灯带,光线绚丽柔和。

一排一排的食物都有专属射灯,把食物衬托的质感细腻,油光发亮,看上去非常诱人。

“如果我妈看到这些肯定会拍照。”

“可惜你妈以前不愿意跟我参加公司的年会。”

邱池对着陌生人假笑了一晚上,面部肌肉都感到酸痛。她只来过一次就不愿意来了。结束后,邱池告诉逸兴:“我刚才没吃饱。”

“自助餐,你还能吃不饱?”

“众目睽睽,总觉得别人都盯着我吃饭,我就不好意思多吃。”

于是俩人回家路上又在便利店买了一碗关东煮。邱池自嘲自己有社交恐惧。四周人一多,连吃饭都紧张。逸兴想起来这件事都觉得哭笑不得。

他带着成缺欣赏菜式:中餐的蒸菜装在竹篮里,有一种质朴的情调;炖的肉菜用黑黝黝的砂锅瓦罐做容器,温润厚重;大白瓷盘子上整齐的码放着凉菜,卤味上放一点香菜碎和花生点缀;厨师在柔和的灯光下片火腿。厨子刀工精湛,片下来的火腿每一片都透亮。西式甜点按颜色分类摆放,水果更是造型多样。

成缺拿起一个盘子对着灯光照了照:“这骨瓷还不错,晶莹透亮。”

“你妈连这些都教给你了?”

成缺笑笑:“美食配美器。除了餐具要好看之外,不同的食物应该配不同形状,不同尺寸的容器。所有食物像这样盛在统一的大盘里,既不保温,又容易窜味。” 然后自己转身开始夹菜。

赵逸兴觉得自己的女儿纯属吹毛求疵:“你路边摊吃的那么欢,怎么从来不见你挑剔人家的餐具?”

“路边摊和大酒店的评价标准当然不一样啊。”

父女俩挑了一个角落中靠落地窗的位子坐下。

可能马上要过年的缘故,这个原本喧闹的城市夜晚很安静,路上难得看见车辆驶过。按说过年应该觉得热闹,可赵逸兴眼中看不到欢笑的同事,听不到喜庆的音乐,只能感受到置身事外的冷清。良辰美景,赏心乐事,均与他无关。

逸兴看见孙琦和王硕各端了一杯酒在聊天。王硕眼神温柔,孙琦时不时的笑出声。谁会一往情深的等他一辈子?这么快人家就翻篇儿了,逸兴很希望能向她学习忘记的艺术。

成缺拿起筷子端详,筷子包着金属头,上面细细的刻了一行小小的楷体字:“年华似锦”。

“你那副上面刻字了吗?”

“我这副写的‘其乐融融’,”逸兴把他的筷子递给成缺,“多好的字。”

成缺满脸的兴奋,“我们能不能把这两副筷子带回家?”

逸兴看孩子这么高兴,内心很想满足成缺的要求,可还是挣扎于道德中:“咱,最好别偷东西吧?”

服务员推来一车波士顿龙虾,挨桌派发。

嚯,如此大手笔,看来老板对今年的业绩很满意。

逸兴帮成缺剥了一只龙虾尾:“你在这吃,我过去打个招呼就回来。”

“王硕在追你吗?”

“有些日子了,”孙琦顽皮的对他一笑,“咱这行男多女少,你不用担心我的销路。”

“呵呵,王硕性格开朗大方,和他相处应该很愉快。”

“嗯,他心里烦的时候只要大吃一顿就好了。”

逸兴微微笑:可以交流这些问题,看来这俩人很有希望。

这时候一个同事神色慌张的跑过来:“赵工,你快去看看你女儿怎么了!”

回头看成缺,她双手在脖子和腮帮子上使劲挠,脸已经变的红通通的。

“糟糕,她可能对龙虾过敏!”

赵成缺脸上起了一片一片的红疹,眼睛肿得眯成了一条缝,嘴巴也高高肿起,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。

逸兴抱起成缺就往门外跑:“她对螃蟹过敏,我没考虑到龙虾!”

电梯停留在一楼,逸兴转身就冲向楼梯井。

孙琦一把拉住了他:“三十多层,你跑得再快也跑不过电梯。”

他站在电梯门前,看着上方的数字半天才跳一下,孩子的呼吸声越来越短促,一时间只觉得天地茫茫,头晕目眩,浑身发抖。

电梯“叮”的一声,两扇门缓缓向两旁展开。

“市医院离这就两个路口。”孙琦看着电梯门慢慢关上,她没有跟着一起去。

“成缺,坚持住……”逸兴把成缺放在副驾驶,车开得风驰电掣。孩子的脸已经憋得发紫,在座椅上扭来扭去,说不出话来。

红灯。

短短几秒像是有半个世纪那么长。逸兴觉得视线模糊,呼吸阻塞,浑身感官只剩下听觉,听着孩子急促的喘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